杏仁奶油

佐鼬佐 不拆

我喜欢千杯不醉的佐助,沾酒就倒的鼬。

佐助那年离开木叶,走遍了万水千山,尝尽世间珍馐陈酿,看够人生百态。不知路过的风景哪些是当年鼬走过的,那家伙狡猾的很,不会留下痕迹。听说酒醉之后能见到思念之人,佐助每到一处地方就寻着最好的酒肆,把自己灌个饱只求一醉,可一次也没醉过。
大蛇丸得到了一坛酒,名叫颠倒,据说可以让饮者醉生梦死。佐助不信,讨了来要试试看怎么个醉生梦死法。喝光了一整坛,记忆却越来越清晰,清晰到仿佛可以触碰鼬的轮廓,在他的生命里刻的分明。佐助看到眼前的景物和旧日重合,他们趁父母不在偷喝父亲的藏品,哥哥只一杯就睡倒了,红彤彤的脸覆着薄汗趴在方几上睡得沉。
如果他还在呢,自己就可以轻易灌倒他欣赏他的醉态,再看到他红润的脸颊,十三岁之后就再没见过了。



佐助与鼬几经生离死别,得而又失失而复得,得中有失失中有得,为对方心血耗尽却总是不得圆满。想为对方做所有的事,带来的却是更多的伤痛,仍然咬紧牙红着眼爱下去不认命,他们就像彼此的劫。

鼬离开时该是希望佐助忘了他的,但他自己一定都会记得。鼬想要佐助幸福不再承受痛苦。可佐助从来不听话。他想要醉生梦死。


常说人一旦无法拥有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莫忘记。最后的一次,佐助会终于顺从鼬的意思,还是继续倔强到底?

想的本是兄弟俩黏黏糊糊颠鸾倒凤,不知道怎么写了这些,一认真想就这样了。🌝

评论(7)

热度(4)